拓展到未知 Expanding into the Unknown

我經常被問到我自身的經驗,而且很多時候,我只會告訴人們經驗的一小部份。因為這些經驗是我個人的觀點,這對我的經驗有什麼作用呢?然而,最近有人問我,我是否可以將這些經驗更公開地分享出來。所以我這麼做了,分享我轉變生命的經驗。

2011年的11月,在一個紅山林中部的渡假中心,我經歷了一場完全改變我對我個人、對當老師的角色、對生命所應有等等的觀念,讓我生命轉變的經驗。事實上,這個經驗,到了2015年,還在持續發酵。

19年前,我一開始是練習冥想技巧,然後教授冥想技巧,我認為我已經很專注其中。我就像一匹戴著眼罩的馬般在生命中行進,看不清楚。但經過這次在莊嚴的林間所產生的體驗,我理解到我並沒有完全看透我的眼罩。反之,我理解到我的眼睛其實完全是被遮蓋的!我這些年來,都在黑暗中跌跌撞撞。

我在這裡提到我曾經有過的經驗,並不代表我現在看得夠清楚;我經常還是會覺得我自己在黑暗中蹣跚而行。然而,我現在卻看到可能的曙光,我對我練習的方是有信心,有信心有一天我會完完全全將包裹在我身上的層層枷鎖脫除,一掃而盡。可能會在我臨終之際,但我將會處於完整的快樂之中。

所以真正發生了什麼事情呢?我已經在教導靈氣,並且在不同的城市舉辦長達三週的一對一練習。這原本是我正在進行的四天冥想研習的最後一天,上完課後,我就要回到我自己的家。我很早就醒來,今天看起來是如此的燦亮美好,我的感受也是如此的美好。我好好地洗個澡,換上衣服,走到我常去的地區,準備在教課以前,好好地在森林中散步。突然,我感受到我內在的能量擴散出去,能量如此強大到我島在地上。我知道我正躺著—我的意是是如此清晰,但我卻無法移動我的身體。我覺得Frans已經離開這個軀殼了。

有人會說,我正在體驗靈魂出竅的經驗,但這卻不是如此。我是如此深刻地在同一個時刻,感受到我的內在與外在的軀殼。我的意識變得如此龐大,如此壯碩,但卻是無始無終。

有些學生聽到外面有摔絡的聲音,跑到我躺下的地方查看。我還能夠咕噥些話語,還有時間找到這個叫做Frans的肉體之軀。其中一個學生覺得暈眩,因為能量的影響是如此的強大。另外一個學生幾乎快要吐了,但很幸運地,他的紮根練習很穩當。我請他們打一下我,好讓我對自己的身體再次有所知覺。慢慢地,我開始移動這個叫做Frans的肉身,首先是我的手,然後是我的腳,再來我慢慢地坐好。但現在我想要扒下我的皮膚。我脫下我的襯衫,將每個地方解開釦子,因為我覺得我的衣服,我的肉身軀殼,都限制住我的意識。這似乎並不再適合這個叫Frans的人了,整個都過於龐大了。我已經脫離這個公共空間,因為我想要砸爛這種束縛感;這個空間對我的意識過於狹隘。我開始感到害怕。我試著爬出森林之中,到了有幾大加侖的水桶之處,我開始往頭往身上淋水。這感覺真好!

慢慢地,非常緩慢地,我可以開始使用這個身體,但它似乎非常渺小,非常微不足道。這身體已經不再是我以前熟悉的身體了,它已經變成一件皮曩。到我開始教書之前,我只有一兩個小時的時間,我並不確定我是否能夠教課。但我還是這麼做了。然而,它卻佔據了我所有的思緒與專注,我必須要感謝我先前的冥想練習。沒有每天固定的練習,我根本不確定我要怎樣處理這種帶來這種體驗的轉變。這個轉變在生理上、情緒上、能量上,靈性上等等地方,都有很大的變化。事實上,我花了超過六個月才能夠慢慢地從我所發生的轉變中穩定下來。如同我在這篇文章一開始就提到的,直到今日,這個體驗還在持續地拓展。而且這個轉變,這種延展的感受,彷彿會隨著我還在這個叫做Frans的皮曩之中,繼續延伸蛻變。


Share/Bookmark

Topics

Related Articles

entry border
Comments
  1. by Joseph on January 02, 2017 at 12:12 pm

    there was a primal cry ...I remember this day

Leave a Comment

Fields that are marked with »*« are required.